一代枭雄

一代枭雄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5:35:37

最新章节: 副监狱长看了我好半会儿,对我说道,“我可不像监狱长人这么好,现在的话只有106室是没满人的,所以我得把你安排在那里。”“106室?”我疑惑道。“106室有什么问题的吗?”“106室啊,有五个人,一个是杀人犯,被判了无期徒刑,另外一个是诈骗犯,被判了二十多年,还有一个是袭警的,被判了十年,还有两个是两兄弟,抢银

第十九章 靠赌养家

...........

我在监狱已经待了四天了,由于我刚来那天是星期五晚上,一连两天都没工作,我也就待在房间里帮忙收拾,到星期一的时候才有工作,李柱就带着我去报名工作了,李柱说刚来就报点简单的,然后就说给我报了一个特别简单的,我一看是打扫三区的公共厕所的,李柱和我说这个是这里算是最简单的了,只要打扫厕所就好了,一天三次就够了,而且休息时间也很充足,早上打扫一次,下午打扫一次,晚上再打扫一次就够了。

我也没办法,我对这不熟悉,只好让李柱帮忙,这几天我也问了他们是怎么进来的,出乎我的意料的是,李柱是那个无期徒刑的杀人犯,在市里杀了人,还把人给分尸了,具体为什么要杀人,李柱没说,我也没敢问,那个秃老头是诈骗犯,是个团伙,团伙有三个人,骗了几百人,一共几个亿,其他两人都判了死刑,就老头判的比较轻,那两兄弟就是那个抢银行的,两人用玩具枪成功抢了几千万,然后跑路的时候被抓,还有那个特别沉默,不和其他人说话的是袭警的,听李柱说,这货袭警,一次性把十名武警给打伤,其中六名还是重伤,我听了以后不得不佩服这些狠人。

对他们我也是有点怕的,每天也只好对他们唯唯诺诺,叫我做什么,我也去做。

除了那个特别沉默的,其他人我基本都对过话。

就这么每天的工作,我也不知道工作了几天,我也发现大厅的正中央有个大闹钟,我可以看闹钟来确定时间,我想象的监狱混乱生活并没有发生,虽然也看见监狱里的打架,但很快就被狱警拦住了,有很多人一个星期工作完了,领了工钱以后就更加苦恼了,我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,我也没去管,直到我工作的第三个星期.....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

“二筒!”

“吃!”一名少年将别人打来的二筒抓在自己手中,插到自己的牌堆里,然后大叫一句,“胡了!”

说完将牌堆一推,对着这桌的其他三个人伸出手来,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就是叫他们给钱。

“你这牌?”对坐的带着眼镜的秃顶中年人看向少年胡了的牌,“清一色啊!”

少年高兴的笑着,“咋滴?牌技好不行?快点给钱,我还得回家做饭吃呢,快点!这一轮最后一把了。”

三个人不情愿的将钱递给少年。

然后将麻将推入自动麻将桌里,麻将桌又开始洗起了麻将,发出嘈杂的声音,当然,打麻将的人们可没管这么多,还是噼里啪啦的打着麻将,有的赢了还发出高兴的叫声,叫其他人把钱拿来。

少年又打了一把,还是赢了,这最后一把不知道是运气用完了还是怎样,最后一把竟然是屁胡,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翻倍。

少年名叫练光旭,从十五岁时就自学麻将,家里只有一个奶奶,在他十四岁时还生病了,躺在床上不能动,然后抚养奶奶的任务自然是给了练光旭,十四岁时,练光旭那时还在初中,每天用着奶奶存的钱勉强度日,十五岁时没有钱了,甚至连房租都交不起,练光旭无奈只好旷课去找兼职,然后赚个几百生活费,房东也算是好人,不收练光旭的房租。

之后有一天,练光旭找到一个打扫麻将室的兼职,在打扫完麻将室的时候,在麻将室主人家吃了晚饭,练光旭还请求麻将室主人教他玩麻将,练光旭对这一门倒是有天赋,短短的一个小时就学会了麻将,到了晚上九点多时,那时候练光旭还在麻将室打扫,麻将室里有三个人准备打打麻将,奈何三缺一,就把练光旭拉了上去,练光旭那时也是刚学麻将,没多少经验,也不好意思和那三个人说自己不会玩,然后就自己打去,先是输了几把,然后找到感觉以后,慢慢的就开始一直胡牌了,一个晚上就赢了三四百。

练光旭也发现打麻将比找兼职赚钱来得快,之后练光旭每天晚上晚自修下课就来麻将室打打麻将,碰碰运气,赢个几块,运气好一个晚上会有几百,运气差点有几十块,更差点也就是输个几十块,从来没输过几百,随着练光旭在麻将室打麻将的时间越长,练光旭对打麻将也是达到了一个地步,也就是所谓的通关!(就是对麻将十分熟悉,把麻将比作一个游戏,有很多关卡的话,练光旭已经算是通关麻将了。)

之后练光旭也是一个月赚个好几千,每次都是玩一块的,赚的也不会很多,练光旭也不敢玩大的,怕一夜输光。

好景不长,初三时练光旭的奶奶去世了,这是他在这唯一的亲人,父母去北方了,留下他一个人在南方,由奶奶照顾,现在奶奶走了,练光旭也没什么好留恋的,暑假的第一个月一直疯了似的打麻将,几乎把把都是胡牌,足足赢了好几万,练光旭就带着这些钱买了去辽宁的机票,到了辽宁以后,练光旭就随便找了个县城的一班车,就坐上了车,到了那个县城,因为练光旭知道,大城市的麻将室很少,甚至没有,只有县城才有,一些小城市才有,要想一个人生活下来,必须要赚够钱,练光旭别的不会,就只会打麻将,之后练光旭就报了一个高中,心想读书才是最重要的,打麻将只是赚钱,养家而已,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,只要打麻将赢够自己生活的钱就行。

上了高中之后,练光旭也没有放弃打麻将,但是平时都得住校,只有双休日才能出校打麻将,之后练光旭便发现,寝室里的一些混子都会打扑克,都是赌钱的,有些人也都靠着个赢个几块生活费,练光旭看着他们打,也想去打,但那些混子并不欢迎自己,练光旭无奈,心想看来自己也得混起来,这样才能到这些混子这赢钱。

现在的练光旭早已把学习抛在脑后了,一心想着怎么玩好派克和如何混起来,到这些混子这赢钱。

就在练光旭思考如何赢钱的时候,练光旭听班上同学说今天学校里发生一场几百人群架,其中一个老大还把另外一个老大捅了,然后那个捅人的老大就跑了,警察都来了。

练光旭对那同学说,“我怎么不知道这事儿?”

“你每天就在那研究这些扑克牌什么的,哪会注意这些啊。”

练光旭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最近确实对扑克牌研究的有点专注了。

“捅人的那个老大叫什么?”练光旭问道。

“刘凡!咱高一挺有名的,刚开始还被人当软柿子捏呢,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,把校花华思涵给撩到手了,听说他这段时间还一直在扩大自己的势力呢,我反正也学不了什么,过段时间去找他混吧!”

练光旭心想,这些混子自己都不认识,看来是得去了解了解了,等过段时间去找那刘凡,加入他的势力,然后......嘿嘿,就可以从其他混子那打扑克赢钱了!想想都激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