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代枭雄

一代枭雄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5:35:37

最新章节: 副监狱长看了我好半会儿,对我说道,“我可不像监狱长人这么好,现在的话只有106室是没满人的,所以我得把你安排在那里。”“106室?”我疑惑道。“106室有什么问题的吗?”“106室啊,有五个人,一个是杀人犯,被判了无期徒刑,另外一个是诈骗犯,被判了二十多年,还有一个是袭警的,被判了十年,还有两个是两兄弟,抢银

第十六章 离开

“有!”我应道,“我去拿!”

说完就走向厨房,到冰箱旁边找到一箱啤酒。

酒是表姐买来的,雪花,平时表姐不会让我喝酒,之前看见我喝了酒,可把我骂惨了,但现在不一样,我根本没有考虑我喝了酒表姐会怎样说我,我现在也只想喝些酒把刚刚的事都忘掉,毕竟把季伟的肚子捅了,还出了这么多血,我也很怕出什么事。

我从厨房搬来一箱酒,率先打开一瓶喝了下去,叶胜东他们也没犹豫,都拿起一瓶直接咬开盖子喝了下去。

几个人就这么喝着闷酒,可是喝着喝着我越是烦闷,眼泪不自主的流了下来,喝掉两瓶后,我站起身,走向门口。

“喂!你要干嘛去?”李飞问道。

“没烟了,我去买盒烟去!”我对着他们笑道。

“我这有!”徐若无掏出烟盒。

“得了吧,你那烟我抽不习惯。”说完,我直接走出门口,将门关上了。

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悲伤,虽然李飞王刚叶胜东他们和我认识不久,甚至叶胜东也只是之前帮过他一下,但这次他们这么帮我打季伟,我是真心感谢他们,想把他们当兄弟对待。

“那家伙带伞了吗?”叶胜东叫道。

...............

走出大楼,暴雨还在下,没有丝毫的变小。

我没有去小卖部买烟,而是走出了小区,我也没撑伞,任暴雨落在衣服上,可怜的衣服,又被雨水给打湿了。

不知不觉我尽然走到了华思涵家的那栋楼的楼下,我抬起头望着这里,心里想着和华思涵从认识到之后恋爱的一幕幕,眼睛瞬间模糊了,我也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。

我手机亮了,我看了看,是华思涵给我发的信息,问我有没有事,我没回,把手机放回口袋,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。

我走出了小区,因为下着暴雨,路上没有一个人,偶尔路过开着的店铺,店铺里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,大暴雨的在这路上淋雨。我当然也没管他们,心里五味杂陈的,实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想哭;想生气,发一次大火来泄愤;又有恐惧,害怕捅了人被警察抓去;心里又想着要不叫表姐帮忙,让我逃离这个城市,但又害怕表姐知道这事后对我的样子;还有着对华思涵的愧疚。

我坐在路边,掏出口袋里最后一根烟,用打火机点了半天,可都没点着,我直接把烟扔在地上。

脑海里回想起上高中以来的发生的所有事,从刚开始的请华思涵吃饭,然后被马正超看见,就把马正超打了,后面又被马正超叫来的季伟打住院了,出院后又把马正超打住院,就这么你打我,我打回来,想想还有点幼稚啊,后面马正超他哥还来了,是个恶心的人妖,那时候还威风了一把。

要是我没捅季伟,而是把他打趴,我是不是现在在学校里也算个风云人物了,又或者我捅了季伟,没有任何事,季伟因为怕我退学了,那我也会是个风云人物啊。

可现在警察都来学校了,我TM不可能会有点事都没。

华思涵之前和我说了,叫我别打架了,我没听劝,现在把人捅了,还不知道对方怎样了,想着想着我便痛哭起来,心想对不起表姐,表姐对我这么好,我现在却捅了人,还有对不起华思涵,没有听她劝告,犯下这么一个大错。

这么哭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然后我就站了起来,往警察局方向走去,对,没错,就是自首,自首可以减轻罪行,我这样的情况一定会从轻处理,甚至没有任何事的。

进了警察局,警察看见我,问我有什么事,我说我是来自首的,警察很是疑惑,但还是把手铐拷住我的双手,把我带进审问室。

我把我的事一五一十的和那警察说了一遍,那警察打了个电话,就走了出去。

十多分钟后,进来一名中年人,直接一巴掌挥在我的脸上,我恶狠狠地盯着他,更可恨的是旁边的警察没一个上来阻拦,中年人再一次扇了巴掌过来,连续三四巴掌,给我扇地都晕了过去,之后我就被人拖着关到一辆警车上。

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中年人是季伟他爸,还是个当官的,在本地还是个不小的官。

我躺在警车后面押送犯人的后备箱,我想挣扎着爬起来,但发现手上还拷着手铐,我的手腕都已经红了,我爬了起来,想透过旁边的窗户看看外面是哪里,另外失望的事,后备箱里虽然比较宽敞,但没有窗户,甚至连能看见外面的小缝隙都没,除了前面能看见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两名警察的小窗口外,就没有其他的了。

“嘶~”我脸上有点火辣辣的疼痛,可能是之前被那个中年人扇了巴掌后的疼痛,心想等我下次见到那个中年人一定把他给打回来!

从那前面的窗口来看,有点亮,不像是晚上,可能已经过了一个晚上了,徐若无他们一定发现我没回去了,会不会到处找我,给我发信息打电话。

对!电话,我用拷着手铐的双手摸了摸口袋,发现我的手机都没了,口袋里的所有东西都没了,我失声痛哭,我对着前面的窗口大叫,“你们要带我去哪?放我走,我没错,放我走,我之前是骗你们的。”、

我哭喊着,可前面的警察根本没有一点反应,窗口是有玻璃的,那前面两个警察听不见声音。

我使劲拍这那窗口,整张脸上都是泪水,样子别提多狼狈,多可怜了,因为我只想出去,离开这里。

“啪!啪!啪!”我用被拷住的双手拼命的敲着那窗口。

终于副驾驶座上的那个警察看向我,对我冷冷的一笑,驾驶座的那名警察也看向我,我一慌,连忙往后退去,车子忽然一晃,我一个不稳,向一旁摔了过去。

车停了下来。